It is the biggest joke ever that a Menter Besar criticised the opposition for not “providing service” to people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edia Statement.

Media Statement by Johor DAP Publicity Secretary and Senai State Assemblyman Wong Shu Qi by 26th January 2017 (Thursday):   It is the biggest joke ever that a Menter Besar criticised the opposition for not “providing service” to people   It is unfortunate that our Menteri Besar, Khaled Nordin chose to make a mockery of… Read more »

州务大臣调侃在野党议员没有服务选民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Posted by & filed under 文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暨士乃州议员黄书琪2017年1月25日(星期三)发表文告:   州务大臣调侃在野党议员没有服务选民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作为一名州务大臣,卡立诺丁应该清楚知道他的责任就是照顾州内所有人民的需要,若人民必须转向在野党议员求助,只证明他所领导的政府不及格。   看到卡立诺丁这位资深政治人物竟然跟着马华公会的一贯脚本批评在野党议员,我实在吃惊。马华公会习惯批评对手没有提供所谓的“服务”如跑腿、当投诉中介。但我们必须清楚认知到,马华公会以及巫统是当家的政府,如果有任何问题,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必须第一时间解决,而不是等到居民或在野党出面施压才来负责。   因此,如果有任何来自在野党的声音,都在在证明政府还有进步的空间。通常,民众面对的问题往往是与政府部门沟通不良,要解决问题就必须聘雇更多掌握多语的雇员。   可是,马华公会总是忘了他们身在政府之内,他们无法改变内部的决策,或做任何决定,他们也没办法促使任何地方政府聘雇更多具备多语能力的职员或提高服务品质。因此,他们只好怪责在野党议员。   有鉴于此,我们实在惊讶卡立诺丁竟然也照抄马华公会的说辞,作为州务大臣,责怪在野党议员没有提供服务实在是他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人民有所请求,他应该立即做了就是,不是责怪在野党。   作为资深政治人物,他应该明白作为一名州议员或国会议员的职责所在,民选议员的责任是立法,可是目前的系统严重限缩立法议员的职责,马华公会只好透过所谓的地方服务转移他们不为也不能之处。   我们仅此敦促卡立诺丁,加强州、地方政府的服务品质,而不是怪罪在野党,马华公会闹笑话就算了,他不应该跟着照本宣科贻笑大方。     黄书琪  

The current toll war between Singapore and Malaysia will only create a toll wall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and cost more lives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edia Statement.

Media Statement by Johor DAP Publicity Secretary and Senai State Assemblyman Wong Shu Qi on 13th January 2017 (Friday):   The current toll war between Singapore and Malaysia will only create a toll wall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and cost more lives   It is very unfortunate that the Singapore of Transport Minister has officially… Read more »

柔佛州务大臣昨日在州议会的政治演说不止充满种族主义,也是无的放矢

Posted by & filed under 文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暨士乃州议员黄书琪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发表文告:   柔佛州务大臣昨日在州议会的政治演说不止充满种族主义,也是无的放矢   卡立诺丁昨日在州议会的预算案辩论总结,可以说是他上任州务大臣以来,最糟糕的议会演讲,更糟糕的是,通篇演说没有任何证据佐证他的指责,无的放矢充满种族主义色彩。   很令人遗憾的是,州务大臣把州议会的预算案总结演词当作政治演说舞台,身为州务大臣,他本来应该是要利用这个环节,好好的回覆州议员在辩论中提出的问题,解释预算案以及未来发展方向。但是,卡立诺丁看起来是向适耕庄烧鱼佬加玛看齐,因此演说中充斥种族主义,甚至对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做出不实指控。他的政治演说在在证明,他唯一有兴趣的事情是替大老板纳吉掩盖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丑闻。   在卡立诺丁昨日的州议会政治演说当中,他再一次使用巫统旧伎俩,抹黑民主行动党形象,指责我党没有照顾槟城马来裔以及印裔同胞的利益。   与此同时,巫统的好朋友马华公会却常常攻击民主行动党自2008年起,提高给槟城伊斯兰事务以及宗教学校的拨款。   所以,到底谁对谁错?谁在撒谎?卡立诺丁还是他的马华公会好朋友?槟城究竟是如卡立诺丁所说的压迫马来人、穆斯林,还是如马华公会所说的一路偏帮马来人?   卡立诺丁对民主行动党的攻击,事实上只证明了由他领导的柔佛州巫统无法在新形态的政治竞争中,端出新想法与创新思维。因此,柔佛州巫统只好走老路,做他们最拿手的工作,就是煽动族群情绪。作为一州州务大臣,卡立诺丁理当羞愧辞职才是。   事实上,希望联盟领导的槟城政府真的反伊斯兰吗?   事实上,槟城政府自2009年以来,每年拨给伊斯兰事务的拨款随便都比国阵执政时期多,因为国阵执政的年代,给伊斯兰事务的最高拨款竟然只有25令吉49仙。更不曾拨款给人民宗教学校。   但在林冠英领导下的槟城政府,不止每年制度化拨款给淡小、华校,从2008年开始,也制度化拨款给长期被国阵忽略的人民宗教学校,自2010年开始,甚至从150万令吉拨款增加到175万令吉。其中包括拨款让宗教学校建设科学实验室、电脑室。   除此以外,槟城政府也成立兴都教理事会,每年拨款奖学金让有需要的印裔学生顺利升学,同样的,每年全槟淡小都获得175万令吉的拨款。槟州政府甚至拨地建设全国第一所淡米尔中学,结果却被卡立诺丁在布城的大老板给挡下了。   卡立诺丁的预算案中,给淡小、华校的拨款堪称杯水车薪,给华小的硬体设施拨款竟然只有200万令吉,若不是在野党极力争取,恐怕都还没有拨款。相反的,槟城政府从2009年开始,每一年都拨款 850万给华小、国民型中学、独中以及教会学校,成立由行政议员章瑛领导的审核委员会,董总代表也位列其中,每年透明审核每一间学校的拨款申请,让最需要的学校得到应有的拨款,贯彻互助精神。 请问,卡立诺丁的拨款又是怎么拨的?靠交情关系还是依据需要?   纵观以上事实与数据,槟城政府究竟是如卡立诺丁所说的边缘化马来人、印度人,偏帮华人,还是全民政党?   在我看来,卡立诺丁根本还未能逃离种族主义窠臼,他的言行令柔佛人失望,也背叛了所谓的柔佛民族的概念。他只不过是在替中央的盗贼统治阶级涂脂抹粉,用种族主义抹黑民主行动党,以为这样就可以超越槟城。   他的政治演说没有任何证据,纯粹就是空话,这绝对不符合一名州务大臣权威形象,与槟城首长相去更远。我仅此建议卡立诺丁,好好的跟前柔佛州州务大臣慕尤丁或是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学学,别向适耕庄烧鱼佬加玛看齐。     黄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