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的道德勇氣

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观察, 随笔.

我一直在思考,什麼是媒體的道德勇氣,當我們在記者會上被那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政治人物反問時,我們有勇氣質疑他嗎? 當在警察記者會上,被那些總警長身邊的跟班質問代表哪家媒體時,我們又該用什麼態度? 當採訪遇到警察阻攔時,我們有沒勇氣舉高記者證,告訴他,「我也在執行任務,請你不要阻撓」? 民主雨樹下的議會隔天,報紙大篇幅報道。我一直記得某中文報的花絮報道,我老總指出來給我看,上面一小段花絮就是有關我和鎮暴警察起衝突的短文,下一段大意卻是說,因為記者不斷觸犯、闖進警察的限制範圍,所以屢遭警察驅趕。 我無法忘記,老總也罵,連記者、編輯自己都沒有站在新聞工作者的立場去思考,反而認為警察封路設路障阻止媒體採訪是對的了,又要如何保護自己的記者?

關於集會遊行的二三事

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随笔.

經過霹靂皇城外的教訓,我已經學乖,畢竟要拿到我的集會遊行畢業文憑,催淚彈、水砲、化學水砲、被逮捕,每一樣只需要經歷一次就夠了,重複修習,也不會拿到榮譽學位。 所以經歷催淚彈洗禮之後,這次我避之唯恐不及。等到大然從台灣寄來口罩,我可能才會考慮衝前去拍照,不然昨天的情況實在沒必要,因為我遠觀就可拍到好照片。 不過,錯過了化學水砲車實在失策,馬上少了一次拿學分的機會。但是,眼看國陣政權愈來愈瘋狂,我想水砲或化學水砲的學分不難拿了。 就在鎮暴警察在國家回教堂外瘋狂噴灑化學水砲的同時,我和同僚正從國家皇宮步行回去,途中,他說,也難怪鎮暴警察會這樣瘋狂發射催淚彈驅散,因為他們本來就只拿到集會准證,所以遊行已經觸法。 我馬上搖頭說:「我又要洗你的腦了。」

為什麼要怕警察?

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随笔.

我的腳背還隱隱痛著,尤其是左腳背那一大塊的瘀青愈來愈明顯,我看那踩我的雙腳的鎮暴警察,不僅故意,還是非常刻意看準的踩下去,不偏不倚,全重要害,非常專業。 所以,如何踩人和踢人,是我們要學會反擊這些鎮暴警察的。 有人問我,我為何可以不怕死,被鎮暴警察推到後退好幾步,被踩了雙腳,竟然還刻意衝上前去拍下那名鎮暴警察的樣貌,難道不怕被打? 我心裡無數的問號浮現,我為什麼要怕警察?

自修公民教育

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随笔.

中午,接到總會會長的電話,談話主旨是僑委會不補助影展這個活動,理由是因為這個活動觸碰敏感議題,例如政治、種族、宗教......。不過,總會會長說「辦下去」,就算總會沒說要辦下去,我們幾個傻瓜大概還是會「辦下去」。   台灣的外交處境我們瞭解,所以即使號稱「民主國家」,也不敢對馬來西亞這個也號稱「民主國家」(你民我主?)的內政多所干涉,例如補助馬來西亞國籍的學生在台灣土地上辦這類「敏感活動」。   不過,話說回來,補助事小,錢都是「生」出來的,辦過活動的人,就知道錢要怎麼「生」。生不出來,請用「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