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上任满七年,拉倒纳吉是全民唯一任务

Posted by & filed under 文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暨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2016年4月3日(星期日)发表文告:   纳吉上任满七年,拉倒纳吉是全民唯一任务   纳吉在2009年4月3日正式踏入首相办公室,今天是他上任七周年。不论是他以党内途径,拉倒阿都拉上台,还是在2013年全国大选,以公然买票,全国得票率少过在野党的方式上台,过去这七年,马来西亚人的生活普遍每况愈下。   虽然,纳吉废除了恶名昭彰的《内安法令》,但他随后不理在野党、公民社会抗议,执意通过不和平的《2012年和平集会法》、不安全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以及诸多充满争议的修法。   过去这七年,在纳吉治下的马来西亚,无论是在政治民主,还是经济民主上,都是进一退二,公民社会、在野党尽力推动民主化,但却面对纳吉金钱政治的无情打压。   纳吉当初是透过巫统党内力量,推倒第五任首相,入主首相办公室。这在全世界奉行内阁制的国家,都是有前例可循的途径,反对纳吉暴政的马来西亚人应该团结,以非暴力形式,撤换首相。   纳吉上任之初,就试图重演霹雳州政变,企图颠覆雪兰莪州政府,导致赵明福命案的发生。接着下来,一系列政改企图营造开放形象,但时至今日,“一个马来西亚 ”政治口号不仅寿终正寝,更因为26亿令吉丑闻,成为国际笑柄,国内的过街老鼠。   因为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丑闻,马来西亚已经臭名远播,涉及国家无不积极调查这一宗纳吉涉及的世纪丑闻,一切证据都很明显指出,2013年全国大选之前,大笔资金流入纳吉个人账户,或是资助执政党金钱政治,或是充作纳吉家庭挥霍,纳吉如果真的自认清白,应该采取法律行动对付各国媒体,可惜,时至今日,他仍未采取任何行动,默认国外各报章的报道。   为了遏制纳吉更猖狂的暴政,所有马来西亚人应该团结起来,以撤换纳吉为当前首要目标,让纳吉不再有下一个执政周年纪念日。   士乃社区中心接下来将在三个流动办公室,以及士乃社区中心收集民众的签名,我们希望全民签下《公民宣言》,支持公民宣言的四项要求,即(一)通过非暴力和法律允许下的途径,撤除首相纳吉;(二)撤除协助纳吉的助纣为虐者;(三)废除所有在最近获得通过,但却违反联邦宪法和破坏政策的法律;(四)恢复警方丶反贪太会丶国家银行丶公账会等机构的廉信。     黄书琪 图说:黄书琪今早在吉隆花园呼吁公众签署《公民宣言》。

Is it still rational to focus on real estate and petroleum industry development in Johor?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edia Statement.

Media Statement by Johor DAP Publicity Secretary and Senai State Assemblyman Wong Shu Qi on 10th March 2016 (Thursday):   Is it still rational to focus on real estate and petroleum industry development in Johor?   The future painted in numerous government plans is always promising and beautiful. However, there are doubts on the rationality… Read more »

Government should help Malaysian manufacturing sector the other way round instead of bringing in more migrant workers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edia Statement.

Media Statement by DAP Johor Publicity Secretary and Senai State Assemblyman Wong Shu Qi on 15th February 2016 (Monday):   Government should help Malaysian manufacturing sector the other way round instead of bringing in more migrant workers   If Deputy Prime Minister Datuk Seri Zahid Hamidi is sincere in helping local manufacturing industry, he should… Read more »

与其引进更多外劳,政府应该调整政策协助我国制造业

Posted by & filed under 文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暨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发表文告:   与其引进更多外劳,政府应该调整政策协助我国制造业   若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查希是认真的要协助本地制造业,他应该推动政府拔出更多款项,提升我国产业的技术、应用科技以及研发项目,而不是开放150万孟加拉外劳前来我国工作,这项不合理的劳力政策对马来西亚人、对我国产业而言,根本是裹着糖衣的毒药。   事实上,马来西亚自1990年代开始,就陷入技术低、薪水低的恶性循环工业政策中,至今困在中等收入陷阱,无法自拔。国阵政府失败的工业政策赔上整整一代人的命运。在应该花更多钱推动研究开发,推动工业技术发展的年代,国阵却是透过工业政策中饱朋党私囊,柏华惹就是失败的铁证。我们花了一大笔钱,却什么也没有学到,除了照版复刻其他国家的产品。时至今日,我们的国产车依然无法在国际市场上竞争。   30年前,我们引进的是印尼外劳来做3D工作;今时今日,愈来愈少印尼劳工愿意过来,因为雅加达的最低薪都已经快要和我国的最低薪平起平坐,我们只好把视线转去其他经济更差的周边国家。   马来西亚人不禁要问,那接下来呢?接下来会不会有一天,马来西亚人成为全球移动的外籍劳工,到处寻觅比较高工资的工作,养活家乡的一家老小?   事实上,我们今天的状况已经差不多是这样了。例如说,在我国受过训练的护士比较向往新加坡或中东地区工作,因为薪水比较高,我国的工程师也希望前往经济相对发达,研发部门更好的经济体,就连我国的巴士司机,都比较希望到新加坡开巴士,即便是名目薪资(不计算兑换率)实际上与我国相去不远。   目前,我们每天有20万马来西亚劳工往返新山与新加坡工作,他们大部分就业于新加坡的制造与服务业。与此同时,柔佛州也有30万外劳,他们工作的领域主要是制造业、建筑业与服务业。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国制造、服务业完全不吸引我国劳工投身?答案很简单,薪水太低。   别忘了柔佛州人口不过3百万,30万外劳整整是柔佛州人口的十分之一,甚至已经是柔佛州第三大族群,超越柔佛州的印裔人口数字。   引进更多外劳是个糖衣毒药政策。联邦政府政策的决策人忘了我国产业被全球市场远远抛在后头,我们的生产是建立在低工资、低技术劳工的成本上,这些工作当然无法吸引本地受过大专教育的年轻人投入。   问题不在于150万孟加拉外劳,而是我们为什么需要这150万?阿末查希说本地人不要在3D产业工作。但是,阿末查希究竟有没有看看我国制造业的状况?他不应该怪本地人不愿投身3D工作,如果工资、工作条件与个人的教育投资、教育水平不成正比,试问又有谁愿意?国阵政府的做法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另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目前使用的科技。难道3D工作就一定是廉价外劳的工作?看看日本或其他发达经济体,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3D工作相对不那么肮脏、危险、低下。例如说,日本的垃圾工人,实际上是操作复杂垃圾车这台机器的专业技术员,社会上也给予尊重。   我只能说,引进廉价劳力是政府最懒惰最不用脑的决策。我们是时候停止恶性循环,立即停止引进150万外劳。全体国民应该迫使联邦政府拨更多款项提升我国产业技术,否则,我们将无法在全球市场内生存。   与其引进更多外劳,政府应该调整政策协助我国制造业,增额投资技术研发、严格约束我国重工业,加强出口,确保我国产品可以在国际上竞争,减少依赖廉价劳力,才是我国未来经济的出路。     黄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