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本文原刊载于《独立新闻在线》1月24日专栏

【指南人语/黄书琪专栏】英国知名经济学者诺丽娜贺兹(Noreena Hertz)早在2002年就已着书警告世人,全球资本主义底下,大型跨国企业将会逐步吞并国家伤害民主。不过,就如其原文书名“沉默的购并”(The silent takeover)一样,这是水煮青蛙的过程,而部分马来西亚人终於在媒体报导土着企业家赛莫达辖下公司收购普腾汽车後,如梦初醒。

《The Edge》财经日报周二报导,国库控股(Khazanah)将以每股5元50分,将42.72%的普腾股权转手给多元重工业有限公司(DRB-Hicom Bhd),总交易价值为12亿9000万元。

此举意味曾经是我国工业发展象徵之一的品牌,从国家主导发展的手中转入私人界。此举无可厚非,综观世界各国,著名汽车品牌未必是由国家直接控制,如日本丰田丶本田,若多元重工业的老板赛莫达可以重振普腾雄风,让这个国家品牌不再需要靠关税保护亦能得到国民之青睐,则为美事一桩。
问题在於,赛莫达到底控制了多少本土企业?我们的国家是否正慢慢的由几个巫统朋党企业家所并吞?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昨日,新聞報導一榴槤販向大耳窿借了馬幣2000元,還不出錢,遭阿窿虐待致死。今日,我在某雜誌的網絡版看到莎麗查的女兒Wan Izzana Fatimah Zabedah,Real Food公司的行政總裁一件件的換穿華服,接受記者訪問,談她的夢想,訪問穿插的是形容她的衣服有多華麗,在哪裡定做,由誰設計之類的細節。

Real Food就是被人拆穿在新加坡ION購物中心開了一間名為MeatWorks的牛排店,但門可羅雀的那家公司,幕後老闆為國家飼養企業(NFC),拿國家用來養牛的錢拿去炒房價的那一家公司,Wan Izzana的爸爸是國家飼養企業執行主席,自己則是旗下Real Food的行政總裁。上屆大選選輸,靠受委上議員入閣的媽媽說,這些都不關她的事。

路上,乞討的人坐在街角,流浪漢睡在橋下,紙皮用來保暖;回過頭,巫統貴族的女兒在沒有任何相關學歷、企業經營背景下坐擁國家註資的企業,透過媒體炫耀她年紀輕輕就擁有的財富與地位。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随笔.

我的2012新年專欄完成於2011結束前的數小時,我說“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果不其然,數個小時之後,這句話再度應驗。新年元旦的凌晨,警察竟然在蘇丹依德利斯師範大學校門動武,粗暴對待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學生為我們的民主、自由而流血。

這是怎樣的一個新年?不過開年短短一個多小時,納吉領導的政府就讓所有人的希望蒙塵。但,這的確是最好也是最壞的一個年代。

儘管暴政武力粗暴,但是學生爭取學術自由、民主表達的理想不死,被《大專法令》箝制的數十載的青年先鋒終於奮起,抵抗國陣專政,這是最好的年代,我們終於盼到有勇氣,有理想的年輕一代。

大學,不過短短幾年,他們在爭取的不只是自己的自由與權利,也是在為未來、下一個世代奮鬥,這是一場未竟之戰,直到真正自由為止。

希望入院的同學平安康復,所有已經獲釋的同學平安回家。

鬥爭不會因此而結束,2012年,我們的希望持續發光,為我們美麗的理想國,民主、自由、一個免於巫統迫害的馬來西亞而奮鬥。

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本文原刊载于《独立新闻在线》1月1日专栏

【指南人语/黄书琪专栏】“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也是一个愚昧的年代”。我们终于告别了2011,迎来传说世界会毁灭的2012。毁灭与重生从来都是一体的,在一片颓势当中,希望会在灰烬中抽芽,但果实不结在当下,我们的理想国,会反映在下一个世代身上。

2011年在阿拉伯之春的硝烟中揭开序幕,秋冬之际,曾经叱咤风云数十载的利比亚独裁者卡达菲被捕,惨死枪下。
 
我的利比亚朋友在大家传阅报纸时,冷冷的在一边看着,他不是独裁者的支持者,同样的,他并不认同另一方对待卡达菲的暴行。他问:“他死了,然后,又怎样?”
 
是的,利比亚人民军推翻了暴政,把那个年轻时看起来充满理想的暴君撵下台,打死。然后?我的利比亚朋友依然徘徊在家国之外,不愿回国,那是一块仍在冒烟的土地。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