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本文原刊载于《独立新闻在线》2011年11月21日专栏

【指南人语/黄书琪专栏】没有制度性改革的魄力与政治意愿,马华公会只能靠他人施舍来掩盖执政半个世纪施政不力的事实。

今年9月19日,马华公会领袖浩浩荡荡,在吉隆坡国际机场为180名赴台就读马来西亚技职专班的学生送机。不到一个月,就传出有马专班学生惹上台湾当地帮派,差点就在学校上演全武行。

按理而言,该数名学生触犯纪律情节事大,按照校规,早该开除遣返,但是至今依然在校,盖因此为马华公会成立的马专班。当然,送佛送到西,假设这群学生最后转性学成归国,的确是美事一桩,可回头一看,不过是马华公会当家不当权的又一出闹剧。

早在马来西亚技职专班之前,由留台联总承办的海外青年技职训练班(简称海青班)已行之有年,入学标准与马专班相去不远但选择更多,且因海外侨生身份入学之故,所需负担之学杂费、健保费用又比外籍身份入学的马专班更低。

既然本就有相同课程,马华公会劳师动众,出动总会长蔡细历远赴台湾考察一遍,亲自拍板定案开设马专班究竟所为何事?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Two weeks ago, I visited Taipei Jingmei Human Rights Memorial Park again. That was a warm autumn day with 30℃. The sunshine only faded away when I was leaving in a taxi with my comrades. The cold was coming back again in the previous detention center.

Jingmei Human Right Memorial Park, once an infamous prison for political dissenters. However, people have short memories, especially in memorizing other agonies.

When asked about the white terror which had occupied Taiwan after second World War, taxi driver told my comrade, “ that was long time ago, why bother to mention it?”

“Is it?” my comrade could only reply the taxi driver with a subtle question.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本文原刊载于《独立新闻在线》2011年9月16日专栏

【女巫手札/黄书琪专栏】没有钢索演出的马戏团,没有悲情的政治迫害,马来西亚明天去向何方?

纳吉上台30个月,终于痛定思痛,不再耍嘴皮功夫,正式对外宣布国阵政府将动议废除恶名昭著的《1960年内部安全法令》,同时,他还建议废除《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中每年更新出版与印刷机准证的条文,这对我国媒体自由进程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但是,没有钢索之后的演出,才是挑战的开始。

台湾在1988年正式解除报禁,报纸不仅不再需要受限于张数与印刷,准证亦不再受限,台湾媒体大鸣大放的时代终于来临,但是,就在报禁解除短短20年内,台湾人就见证传统媒体如何从荣景走向没落,恶性竞争最后牺牲的不仅是媒体工作者的薪资、福利、工作质量,还将新闻理想一并埋葬。

借鉴前人,就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先不管纳吉政府废除每年更新准证条文之后,是否会有其他限缩媒体空间的法令出现,马来西亚传统印刷媒体(电子媒体因为不受出版法令之限制,本文暂按下不表),尤其是不受政党直接控制的媒体,从此再也没有所谓“走钢索”高难度演出之必要,那么,传统媒体是否能够跨出自我限制推动我国媒体真正自由竞争,不再一家垄断,让百家争鸣,媒体事业百花齐放?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人因夢想而偉大」,淺白一點的說法則是「人沒有夢想,與鹹魚何異?」馬來西亞政治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都在族群分化政策與既得利益大集團老闆與高官的把持下,在野黨淪為國陣用來對外宣傳我國是個民主國家的櫥窗布景。同時,國陣的遊戲規則也深入民心,旨在愚民的教育制度把這一套規則潛移默化,深植在許多人腦海裡。

在野黨之所以有異於國陣的地方,就是在於在野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不靠企業之贊助存活,因此不需要看企業之臉色;相反的,國陣半個世紀以來,與某些企業過從甚密,幾乎每一位首相都有自己的御用提款機,透過各式各樣的發展計劃,行五鬼搬運之實,這些錢,從國庫搬到黨庫,再搬到自己的家庫裡。每一次選舉都要耗費大筆金錢請人幫他們造勢、辣妹跳舞唱歌、請人吃飯,搬到黨庫、自己銀庫裡的錢就是這種用途。

過去,掌握國會三分之二的國陣在擬定政策、國會立法時,可以完全不用理會在野黨反對意見,閉著眼睛,就把有利企業、壓榨平民的法案給過了,如不利勞工,向資方利益輸送的《1976年修改雇佣法令法案》以及各式各樣的發展計劃。他們手上有錢,有大把大把以五鬼搬運搬來的金銀,但是,這個政黨做了什麼好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