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旅行, 泰国.


(上圖攝於11月13日,Chatuchak週末市集旁候客tuktuk)

我這次是乘出差之便,順便拿多三、四天假期游曼谷,之前還挺擔心的,因為自己從來沒有單獨一個人出國玩(新加坡不算,因為就在我老家隔壁,跨條橋就出國了)。

但沒想到,一切都頗為順利,也看到我要看的東西,最後三晚天天走到累趴,一定要去給人按摩,也挺享受的,可說是真的放鬆之旅。

我此行是要參加一個給森林、環保線記者的工作坊,朋友來自全東南亞各國,除了緬甸、汶萊、新加坡沒有代表,後二國大概也沒森林,還附加來自尼泊爾的資深記者,收穫非常豐富。

但更精彩的當然是我自己在工作坊之後的闖蕩啦!

我實際上不是建築相關科系出身,但很愛看建築,尤其是老建築,也愛看城市規劃,所以我去到任何城市都會找看哪裡有老建築,喜歡慢慢走在古蹟裡的感覺。

所以此行之前就已經訂好一定要去Jim Thompson故居,Vimanmek金柚木皇宮,其他的Throne hall都是附加。廟宇建築我倒還不是那麼感興趣,大皇宮我原本也是興致勃勃,但參觀的那天大太陽不說,現場人山人海,中國、越南遊客大呼小叫就讓我失去興致。

此行真的讓我見識暴發戶國家的可怕,錢是有了,但人文素養真的還需要提昇,頭一天入境就愈上越南團整排插隊,是的,他們真的是整排公然插隊,讓所有人傻眼。

所以,我只要在參觀途中遇上一大團的中國、越南遊客,就會趕快逃之夭夭,不然真的很受罪,聒噪不在話下。

別浪費大皇宮附加的Dusit Park免費門票

看到版上許多人都有去大皇宮(右圖),但似乎都省略了大皇宮門票附贈的Dusit Park免費游,還滿可惜的,因為我最喜歡的景點反而是Dusit Park。雖然這個地點交通不便,從我住的考山路過去,唯一辦法就是包計程車、Tuktuk,就算搭船到N15,到了碼頭還是有一段距離,所以,我的建議是,直接攔計程車去吧!

我星期天(11/14)參觀大皇宮,感想就不寫了,這裡也很多版友去過,隔日週一(11/15)就決定一早去Vimanmek金柚木皇宮。只要是在參觀大皇宮七日內,免費門票都有效。

這是一個在1900年建成的皇宮,完全由柚木建造,沒用一根釘,但原本不在現在這個地點,是在另外一頭建好,又一塊一塊搬過來現址重組。


但拉碼五世(朱拉隆功Chulalongkorn)與其家人只在裡面住了幾年,就搬離這棟漂亮的歐式設計柚木皇宮。這棟建築裡面有著泰國首個現代化歐式浴室、馬桶,雖然排污系統很好笑,似乎還是老式的,所以其實沒辦法沖水。

我之所以喜歡Vimanmek很重要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免費導覽,因為我去得早,所以幾乎沒有其他遊客,我自己獨享一名導覽員慢慢逛,逛了近45分鐘,比我後到近15分鐘的越南團都要比我早結束。導覽員也樂得可以只對一個人講,還可以談些有趣的故事。

這棟建築至今為止都偶爾會用來接待外賓,擺了上世紀拉碼五世送給公主的鋼琴,做成標本的海龜、虎皮,許多原汁保留的古董家具,連二戰日軍砲火波及的痕跡也留了下來。

要去參觀,衣著規定比照大皇宮,而且,禁止拍照,所以,我完全沒有拍到一張照片(泣),這時跟團遊客就有好處了,因為一大群人拿著相機很好偷渡。

Dusit Park是一系列皇宮建築,我先參觀了前方的Abhisek Throne hall(右圖),但可惜的是,這裡並沒有導覽員,建築特色只能自己慢慢領會,包括往天花板望才有的特別雕花、只有室內抬頭才會看到的彩色玻璃,整棟建築已用作展覽廳,恕我對這些展覽品沒多大興趣,只能跳過。

必須要提的是,Dusit Park園內一堆皇室建築,但是,現又收歸皇室展覽廳之用的Ananda Samakhom Throne Hall(左圖)實際上曾是國會,這棟大理石建築遠看就非常醒目漂亮,在Ratchadamnoen Nok Rd.前方,這條大馬路根本就是凱達格蘭大道曼谷版,我覺得這根本就是遊行集會的好地點,更何況Ananda Samakhom Throne hall就曾是國會。

不過,這個地點同樣沒有導覽員,裡面擺的盡是手工精細的工藝品,但正中間的國王座位就是當年召開國會,國王坐的位置,我是下樓之後問櫃臺小姐才知道的,這裡的館員英語不太好,我已經盡量放慢速度了,可他們還是聽不懂。

這棟大理石建築盡顯國會氣派,但不知為何國會已遷至新大廈,就在Dusit park的另一頭,是一動普通建築。但有趣的點是,不論是新舊國會大廈,都是Dusit Zoo的鄰居(科科)(國會跟動物園當鄰居,基本上是很諷刺的一件事)。

若說凱達格蘭大道之前的總統府顯示一國之中樞,在N線道的Ratchadamnoen Nok Rd.前,我們也看到這個國家至高無上地位者何人。在這條路中間,屹立的就是拉瑪五世騎馬的塑像。

在Dusit park裡還有很多零散的建築,現都用來當展覽館,只要有大皇宮入門票,一律免費,大家可以挑有興趣的進去看,我就看了展示大鐘的展覽館,聽不同年代的時鐘們滴滴答答饒有趣味,裡面還看得到拉碼五世上個世紀旅行用的行李箱,L~V,保存得非常好。

若要去參觀,我會建議跟大皇宮同一天或隔日,然後記得Vimanmek與Ananda Samakhom的衣著規定較嚴,女生最好都穿長裙,因為Vimanmek不允許短裙,後者不允許女性褲裝、短裙。不過,Vimanmek可以租借沙龍,Ananda Samakhom則是必須花40B買沙龍。


(真的太喜歡這棟舊國會了,再放一張)

另,Ananda Samakhom週一不開放,切記切記,我就是沒看清楚,必須多跑一趟才看完Dusit Park。

高中上東南亞史時,拉瑪五世朱拉隆功是泰國居功至偉的一任國王,泰國現代化大學教育由他開啟,所以我竟然也跑去朱拉隆功大學看了一遍(默),實際上是要去他們的一個展覽館裡看展。但,我必須要說,這大學太大了(倒)。

這個在Siam BTS站的大學應該要比台大公館校區還大,但是,都沒看到學生騎腳踏車喔!都是搭摩哆車或Tuktuk入校,大概大家的活動範圍也都非常侷限吧!而且,女生制服又是黑色百褶裙,實在不方便騎腳車。

後來回國經朋友告知我才知道錯過了更重要的一個歷史景點Thammasat University,這所大學是支持民主改革的重要聚集地,軍警曾經衝入大學血洗校園。

避開團體遊客的Jim Thompson’s House!

撇開這些沈重的歷史包袱不談,另外一個我很喜歡的景點是Jim Thompson的故居,這不是古蹟,但風格完全依照泰式建築而建,所以非常值得參觀,幸好這個景點要收費,所以那種要填補時間趕鴨子的旅行團不會來到這裡(耶)。


來這裡的遊客以日本、白人居多,我去的時候就遇上四名日本男子,導覽也沒有中文但有日語,幸好導覽員英語也不差,但我遇上的導覽員都有濃濃泰國腔,我都還可以理解,但還是費了點神。

基本上,只要是對建築有興趣者,我覺得JT house是很值得去的景點,看得到傳統建築的巧思,包括不完全對稱的門窗,採光、通風的設計,在JT的書房窗戶,儘管外頭有高大樹蔭遮陽,但就是書桌那個位置,陽光灑得剛剛好,一點也沒遮著。

泰式傳統建築基本上一棟一棟隔開的,但JT把飯廳與書房、寢室連接起來,中間就是客廳,他在客廳裡的家具擺設也非常妙,好些原本是另有功能的物品也他倒放之後,就成為有用的家具。

大概因為Jim Thompson是在金馬崙高原失蹤的,所以更讓我對他產生好奇,而JT家的泰絲產品也真的不錯,想要送高檔泰製禮品者可以考慮,不想花那麼多錢的話,還可以選擇到On Nut站大約2、3公里外的Jim Thompson outlet逛,價格會便宜點,我就在那裡買了披肩、領帶,還可以退稅。


(天色已經很暗,這才想起漏了這個景點,泰國東印度公司的舊大樓)

這是我第一次曼谷行,完全沒進唐人街區,另一個我乘夜還未深前去的景點是N1碼頭的東方酒店區,沿河還有現已用作消防局的老建築,但我沒機會去到。

若是對建築有興趣的人,我不建議住在新市區,住在考山路其實是挺方便的選擇,因為路上實在太塞車了,行船還比較方便,而且沿河的景點都好漂亮,我都乘傍晚搭船之便看了好幾次沿河夜景,不用另外附費吃河上晚餐。(一個人吃很淒涼耶!)

在考山路周圍時不時遇上附近藝術科系的學生表演、賣畫,價格相當實惠,在Phra Athit路上有間Jazz Happens爵士樂餐廳,是當地音樂系學生會到那裡表演爵士樂的地方,晚上不想到吵鬧的夜店,又想聽爵士樂,可以去那裡買一隻啤酒聽學生演唱,表現還及格。

若要其他音樂表演,與考山路平行Rambuttri rd.上有另外幾間,但我都嫌那裡太吵、人太多,我還是比較喜歡我住的Soi Rambuttri。

找按摩記得要找上了年紀的大嬸們,我都在Mango Lagoon Place(在7-11旁)前擺在路邊按摩攤上給大嬸們按,頭、肩、腳、背共一小時,200B。

曼谷大概還是會在去的,有太多景點還沒看夠,而且是一個人旅遊都很自在、舒服的地方,很推薦要一個人休假的到曼谷試試看。

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女巫手札/黄书琪专栏】民主行动党5万5321人,巫统5万4872人,回教党3万8618人、人民公正党1万3098人,选举委员会7万2434人……

这是今年首六个月各政党及选委会登记的新选民数字,撇开国阵诸多领袖把登记与否列为个人权利这么荒谬的言论不谈,各政党努力登记新选民不过就像政党内部派系斗争,竞相成立新支部以增加支持自己的代表数一样,都是为了确保自己有足够的票源。

正因为马来西亚人的投票权并非从天而降,没有21岁成年自动成为选民的模式。因此,登记成为选民、大选投票竟成了许多人眼中的唯一公民任务。

在野党念兹在兹的就是登记选民,能够登记愈多潜在票源,协助这些懒得跑一趟邮局、选委会登记的选民,则选举胜算就会多一分。巫统发现了以后,也急起直追,在登记选民竞赛上,和民主行动党平分秋色。

但是,这些选民真的对国家民主进程与公民社会发展有帮助吗?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女巫手札/黄书琪专栏】如果说黄明志的《吶!》转移了原本放在国中女校长茜蒂英莎(Hajah Siti Inshah Mansor)身上的焦点与对种族主义的谴责,让问题失焦,那我们吊诡的发现,土著权威组织上周二晚上则是在跟黄明志抢媒体舞台锋芒,两批人马站在天秤两端,互不相让。

黄明志(左图)不是本土音乐界第一个唱饶舌的歌手,在此之前,以音乐挑战当权者或既有规范的地下乐团早已存在,但是却没有获得普遍认识。

黄明志在2007年国庆节前因为一首Negarakuku窜红,这得归功开始松动的社会,以及科技的运用。第五任的首相阿都拉无为而治多少让言论空间不再那么压缩局促,不然我很怀疑,在马哈迪治下的政治社会空间,是否还有黄明志的空间。

同时,如果不是Youtube,人们只能透过电子媒体才能看到音乐短片,若要听地下音乐,就必须到地下乐团发表创作的地方,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种管道,或有兴趣探询这种管道,但黄明志透过网络的便利性,一传十、十传百,瞬间爆红。假设没有Youtube,可能也就没人注意到他。

当然,在国内,能如他那样善于使用影像、网络科技经营自身娱乐事业者毕竟少见,故立即窜起成为佼佼者,并成为媒体的瞩目焦点。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专栏.

【女巫手札/黄书琪专栏】如果说“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那么性产业的生命力恐怕比华人过之而无不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性产业存在。这个行业从来没有在人类的历史上消失过,但污名也从未消淡。

首相纳吉的前助理纳西尔(Nasir Safar,左图)说:“印度人来马来西亚当乞丐、华人特别是女人来卖身。”

这番说词如同巫统槟城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Ahmad Ismail)2008年的言论一样,纳西尔言论的中心是把非马来人当成外来者,彻底摧毁纳吉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

但接踵而来,我们看到另一种歧视。可以预见,就算我们跨越了种族歧视,但阶级、职业歧视却是不分族群的深根彼此意识中。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