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随笔.

我的腳背還隱隱痛著,尤其是左腳背那一大塊的瘀青愈來愈明顯,我看那踩我的雙腳的鎮暴警察,不僅故意,還是非常刻意看準的踩下去,不偏不倚,全重要害,非常專業。

所以,如何踩人和踢人,是我們要學會反擊這些鎮暴警察的。

有人問我,我為何可以不怕死,被鎮暴警察推到後退好幾步,被踩了雙腳,竟然還刻意衝上前去拍下那名鎮暴警察的樣貌,難道不怕被打?

我心裡無數的問號浮現,我為什麼要怕警察? Read more »

Posted by & filed under 观察, 随笔.

中午,接到總會會長的電話,談話主旨是僑委會不補助影展這個活動,理由是因為這個活動觸碰敏感議題,例如政治、種族、宗教......。不過,總會會長說「辦下去」,就算總會沒說要辦下去,我們幾個傻瓜大概還是會「辦下去」。

  台灣的外交處境我們瞭解,所以即使號稱「民主國家」,也不敢對馬來西亞這個也號稱「民主國家」(你民我主?)的內政多所干涉,例如補助馬來西亞國籍的學生在台灣土地上辦這類「敏感活動」。

  不過,話說回來,補助事小,錢都是「生」出來的,辦過活動的人,就知道錢要怎麼「生」。生不出來,請用「拉」的。 Read more »